[冰與火之歌] 願時光停留(完) Jon/Theon 2017-08-24 冰與火之歌 留言:0

CP:Jon/Theon
現代AU

  瓊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公寓,現在只是下午四點多,他卻想躺在床上睡大頭覺,這不能怪他,從昨天早上開始他就一直待在兼職的店裡忙過不停,中途只有閉目休息卻沒有真正的睡眠,這還得是其他人合力將他趕回家才走的。


  「你一個打工的小鬼跟著忙啥子呢?滾滾滾。」只差在沒有拿出掃把來將他踢出門了。一開始是為了賺生活費才去兼職的,一開始父親還打算讓他在史塔克的公司裡隨便安份差事,算是變相的給額外生活費(父親當然知道他不會像其他靠父蔭的人一樣好吃懶做才有那種打算),但瓊恩拒絕了,在父親的公司下面做事,大部分骨幹員工都是看著他長大的,都還將他當小孩子看待呢,那種偏愛之情太深不見得會將真正的工作交給他,而且這也讓凱特琳阿姨更加擔心他的存在會威脅到羅柏,這讓瓊恩更堅定的拒絕了父親的好意,毅然決定搬出去並自行賺取生活費。瓊恩找到的這家酒吧,雖然店裡的人個個都是大老粗,顧客也是中下階層,但他跟那些人在一起,總比待在史塔克公司更能融入現實社會的生活,也不用擔心凱特琳是不是在附近監視他,還住在史塔克家的時候這點就讓他很不舒服。

  這一點,跟他合租的席恩.葛雷喬伊也一樣,高中畢業的兩個人自覺無法繼續在史塔克家待下去了,雖然彼此的關係不算很好,但為了節省生活費勉強合租了一間公寓。他還記得搬出去的時候,羅柏露出被拋棄的小狗似的眼神(縱使他的體型一點也不小),還想挽留他們繼續待在史塔克家,席恩笑了。

  「或許我可以去求母親,讓我也搬去跟你們一起住。」羅柏見挽留不成,倒是想著自己也跑出去好了。看他一臉得意的說出這個想法,席恩笑得透不過氣來:「史塔克夫人才不願意寶貝兒子跑到自己看不見管不著的地方咧,更別說還是跟私生子住在一起。」說罷,他對瓊恩做了個鬼臉。瓊恩假裝沒有看見。
  瓊恩跟羅柏同年,但他總覺得羅柏更像一個弟弟,一個什麼都做得比他好卻依然孩子氣的弟弟。他拍拍羅柏的肩膀:「反正在學校也會見到的,住不住在一起又有什麼所謂呢?」在家裡,你還有兩個真正的同血兄弟,他們比我更需要你。瓊恩沒有說出來。

  最後趁席恩指揮搬家公司員工的時候,羅柏將瓊恩拉到一邊,講了一大堆要好好注意席恩、別讓他亂來的話題。「嘿,我怎麼都不知道原來你是他老媽啊!」羅柏聽見氣得用手肘撞瓊恩的腹部。瓊恩當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席恩.葛雷喬伊比他倆要大些,卻整天吊兒郎當的,不像羅柏那樣略顯幼稚,但也沒有什麼生活目標,學業一般倒是熱愛各種派對娛樂,連有凱特琳管教的時候都尚且如此,真不敢想像搬出去沒人管的時候會變成怎樣。
  「我盡量叫他別死掉。」
  羅柏這次不用肘擊了,他繞到瓊恩後面,用力抱著瓊恩的脖子往自己方向壓,還用腳踢了一下他的膝蓋讓他差點跪倒。事後兩兄弟大笑不止。

  那次對話是以玩笑的形式進行,但瓊恩還是會守住他的承諾,所以每次「回家」第一件事都是查看席恩,彷彿他是個小寶寶。今天剛進門,瓊恩就聞到濃烈的大麻味道從席恩的房間傳出來,以前席恩還只會在外面抽完才回家,現在搬出來了就肆無忌憚的直接在房間抽,瓊恩勸也沒用。瓊恩轉進走廊,發現席恩連門都沒有關好,難怪味道那麼重。

  他輕輕的推開門,沒有女人,只有席恩自己,很好,瓊恩不喜歡跟席恩帶回來的女人說話,更別提要單獨說話。這公寓不是很大,兩個房間一大一小,席恩執意要大的那間,嚷著他要買雙人床,小的放不下,瓊恩沒辦法只好把大的房間給他,而自己則住小的,放一張單人床已經佔掉不少位置了。席恩躺在床上,看起來像是睡著了,他睡的位置偏向房間裡面的那一側,瓊恩不想進到房間另一側,他坐到靠近門邊的那側床上,軟綿綿的,看來席恩花不少錢在床上。我的床就很硬,瓊恩想著。他低下頭靠近席恩,能夠聽到細微的呼吸聲,活著,他看了好一會,陽光灑進房間,反光使席恩的眼睫毛看起來閃閃發亮,隨著呼吸微微抖動。

  像女人一樣漂亮,這種念頭很奇怪,瓊恩並沒有那麼近距離的看過女人。

  席恩是他唯一會靠得那麼近的人。席恩醒著的時候,瓊恩會從房外確認,敲門問看看他是不是已經死了,他幾乎不會進入席恩房間--席恩警告過他別亂碰他的東西但並不包括禁止進入房間。要是席恩外出了,房門會被鎖起來,但只要席恩自己在家,門就不會鎖,就算是帶女人回來也一樣,這種時候瓊恩倒是不需要開門也知道席恩絕對活著,這公寓的隔音並不好。
  每次開門要是發現席恩在睡覺,他就會悄悄的摸進去(縱使席恩從來沒禁止過他進去,但他對這自有一套潛規則)近距離的看他的睡臉,並在內心告訴自己只是在檢查他是不是死了。在席恩醒著的時候,他們並不會如此靠近。席恩坐在沙發的一頭,那瓊恩必定是坐到另一頭去,或者其他地方,甚至地毯上,不會坐到席恩身邊。

  疲憊感再度襲來,瓊恩坐在這軟綿綿的床上,一陣頭腦發熱的躺下去了,彷彿短暫的失去了意識卻又清楚的記得自己躺下去時有多小心,深怕吵醒在床上的人。枕在枕頭上,他想起很多臉孔,全是曾經睡在這裡的女人的臉孔,隱隱希望她們全部消失,不要再出現在這屋子裡。
  瓊恩小心翼翼的伸手碰了碰席恩的頭髮,跟床舖一樣軟軟的,陽光一照顯得比平常更明亮,沒有奇怪的香水味--瓊恩一點都不懂香水但他認為那些女人的香水味道廉價而庸俗--這代表他今天沒有跟女人在一起,髮上有一股很淡的麝香味,這是他們共用的洗髮精氣味,但更多的是大麻煙殘留的臭味,瓊恩皺起了眉頭。
  把玩了好一會才放開,手伸到席恩那放在自己肚子上的右手上方,隔著毛衣用指尖輕輕觸碰他的手臂,每一下都只有指尖劃過,甚至談不上撫摸。平常的互動裡,瓊恩並不會刻意閃避跟席恩的身體接觸,但他盡可能的不跟他有太多身體交流,不像跟羅柏那樣總是動手動腳的。每當席恩嘲諷他,他也只有用聲音回應,又或是假裝沒有聽見。
  即使席恩睡著了,他在他不知情的時候靠得那麼近,他也不會直接碰觸席恩裸露的肌膚,這也是他小小的潛規則的一部分,唯一的知情者只有瓊恩自己,這些規則顯得既幼稚又可笑,但他還是遵守了。

  瓊恩喜歡現在的席恩,即使此情此刻他無法注視席恩漂亮的藍眼睛,但每每他張著眼睛,將視線投在瓊恩身上的時候只有嘲諷和不屑,揚起的笑容也只有滿滿的惡意。這一切讓瓊恩很難過,也讓他難以跟他保持正常的交流(席恩也沒有興趣保持),他有時候甚至希望席恩不要看他,不要理他,瓊恩不想直接對上他的眼睛。只有當席恩跟其他人說話的時候,瓊恩才找得到機會仔細看他,特別是席恩跟羅柏在講話的時候,眼神裡沒有愚弄,純粹的笑容,整個人真誠得閃閃發光,比塔斯的藍寶石之海還要漂亮。

  在這裡,只有他和席恩兩個人,除了他帶女人回來--但那將會在房間裡,而不是在客廳,瓊恩幾乎沒有機會再在旁仔細觀察席恩,好幾次瓊恩假裝自己在寫報告,視線卻越過螢幕偷偷看著席恩在做什麼,而席恩似乎很快就感受到視線而轉向瓊恩的方向,要不是收得夠快,瓊恩還真的沒想好怎麼解釋為什麼他在看他。


  願我能將這時光保存起來,即使你離開了我也能再感受這一切。

  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可能是十分鐘,或是半小時,瓊恩瞇起眼睛,在這安靜的環境裡他只聽得見席恩輕輕的呼吸,他感覺自己快要睡著了,這很危險,他不想席恩知道這一切。他用極輕柔的動作起身,退出房間,他沒有關上門,將門還原到他進來前的半掩狀態,假裝自己根本沒有進去過。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白靈從角落探起頭來,看是瓊恩又放下警戒,瓊恩做了個手勢讓白靈安靜。白靈看著瓊恩往床上一倒,倒頭就睡,牠乖乖的沒有發出聲音,靈活的一躍到床上,睡在瓊恩身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