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White 03(完結) 2017-08-24 冰與火之歌 留言:0

03  瓊恩
 
 今天沒有訓練閒得慌,昨天夜裡白靈沒有回來,瓊恩起身穿好衣服,打開房門,也不在走廊,偶然他會在瓊恩睡著的時候回來,但因為門被關上了進不去只好在走廊睡覺直到天亮瓊恩開門放他進去。瓊恩習慣了白靈來去自如的生活,有一次瓊恩問過羅柏,灰風是不是跟白靈一樣很愛亂跑,羅柏搖搖頭,說他有時候都覺得灰風只是一隻狗,野性是有的,倒沒試過離羅柏太遠,獨自晃出去,這讓瓊恩好奇其他兄弟的冰原狼是不是是也跟灰風一樣比起狼更像狗,守在主人旁邊,只有他的白靈狼如其名,彷彿臨冬城的一抹白影幽魂,不可控制。


  他將房門半掩方便白靈隨時進房。瓊恩慢慢走到廚房拿了些麵包和乳酪充當早飯,吃完後就去馬房幫忙,父親曾說過他不需要當個僕人,學習內容跟席恩一樣就好了,他可以當個騎士,但瓊恩說自己只是閒不下來,保證只有在不用訓練的日子才會去搭把手,他真的是不想閒著,大部分人對他都得好,但總有那麼一些人對他的私生子身份挺有微言,幫馬刷毛能舒緩他的心情--反正馬房總管也不至於真的叫他去剷馬糞,他苦笑。他曾經試過像羅柏那樣有空就看書房裡的那些書卷,但實在看不下去了,那些家族啊歷史啊看著就覺得頭痛,他決定留下羅柏一個人繼續埋頭苦讀。

  「連你都離棄我,」羅柏苦著一張臉的看著瓊恩,可憐巴巴的:「這可真是無聊死啦。」一想到羅柏那張臉,瓊恩忍不住笑出來,那時他們才七歲呢跟現在的布蘭差不多大。席恩也不喜歡讀書,這是他們兩個為數不多的共通點,他說在他家鄉那邊愛看書的都是怪人。有一次魯溫學士留他們三個在書房裡自行學習,席恩睡著了,口水流到書卷上,學士回來發現書卷上的水跡羅柏還幫他頂包,但魯溫學士倒是一眼就看出來席恩剛睡飽,兩個人一起受罰抄書,叫苦連天,後來席恩就不會在課堂之外自發去書房讀書,那時候的席恩也不過十二歲,性格害羞柔軟,瓊恩已經想不起來他是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討厭自己的,想到這裡瓊恩的笑容多了幾分苦澀。

  「瓊恩……瓊恩!」耳邊傳來布蘭軟軟的聲音,看瓊恩沒反應布蘭還拉了拉他的袖子。

  「哥哥叫你去神木林找他。」他指了指神木林的方向,小冰原狼跟在布蘭身後,看布蘭沒再移動了就坐下來休息,直勾勾的看著他們兩個,真的十足一條平常小狗,甚是可愛。瓊恩揉了揉布蘭的頭髮,布蘭伸手反抗,布蘭不如小妹艾莉亞那樣喜歡被瓊恩揉頭髮,他不討厭瓊恩,只是不想被哥哥摸頭,這讓他感覺自己還是小孩子。「他有說什麼事嗎?」瓊恩蹲下來幫他把頭髮整理好。布蘭搖搖頭說他也不知道,帶著自己的小狼跑走了。

  還沒走到心樹那邊,遠遠就看到除了羅柏,席恩、灰風和白靈也在等他。瓊恩看見羅柏向自己招手,他小跑步的趕過去。羅柏看起來很嚴肅,席恩則一臉惱怒,白靈看他來了就走到他面前,嘴角沾著血,應該是剛進食沒多久,瓊恩蹲下來摸了摸他的頭,就像剛剛對布蘭那樣,但白靈不會抗拒自己的撫摸。席恩踏步上前揪起瓊恩,這個時候的他背對著羅柏,惱火消失不見,眼裡倒是有點小得意,瓊恩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但他對瓊恩吼道:「看看你的狗做了什麼好事!」

  「白靈不是狗。他是冰原狼。」瓊恩打掉席恩的手,站直身子,目光投向後面的羅柏。羅柏則是眼神複雜的告訴瓊恩:「席恩說白靈吃了他的兔子。」語氣飄忽,好像他還在思考該替席恩出氣還是幫瓊恩辯解,瓊恩知道這是羅柏又被卡在他和席恩兩人之間了,這總讓瓊恩感到過意不去。

  席恩的情況一直讓他想到珊莎,自從她學會什麼是私生子之後就對他態度大變,席恩也是如此嗎?珊莎這位本來就跟他不太親的小妹變成這樣他還是能夠理解大人的話語對她的影響力,而席恩,他跟席恩的關係雖然不及彼此對羅柏的好,但一起玩了好幾年,關係也算是不錯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席恩對他的厭惡讓瓊恩在臨冬城的日子又多了幾分難過。每次席恩言語攻擊他,大部分情況下他都會反擊,但事後又有點懊悔,他開始連自己的想法都搞不清,他是跟著變得討厭席恩呢,抑或只是配合席恩假裝自己也討厭他。

  這時候羅柏的手指動起來,又突兀的停下,他尷尬的張望四望,灰風躺在後方的樹影裡,眼睛瞇起來,不知道是否睡著了。「咳,」羅柏清了清喉嚨,忽略他剛才奇怪的動作。「這是……」羅柏舉起麻袋,血穿透了麻布,與麻袋外部的泥巴混雜在一起變黑,這是那隻兔子的殘骸,羅柏送給席恩的那隻兔子,羅柏不用說白,瓊恩也知道這是什麼。

  席恩撲到自己身上不斷揮出拳頭攻擊,沒有回擊,只用雙手保護頭部並企圖推開身上的人。白靈靠了過去想要鑽入兩人之間的空隙想要保護瓊恩,羅柏想拉開席恩但他的腿部緊緊的鉗著瓊恩的腰,紋風不動,要是平常的情況席恩會被拉開的,羅柏比他強壯,但這次沒有,不管羅柏說什麼做什麼,席恩都沒有停下。神木林裡平常總是有很多聲音,樹葉沙沙作響,吹過的風就像低語,席恩的叫罵,白靈的吼叫,他全都聽不見,寂靜無聲,像看著一張會動的畫。他看見席恩掏出一把小刀攻擊白靈,羅柏也看見了,他的眼神變得古怪,上面沾著刺眼鮮紅的液體,在席恩身下的人伸手去擋,那紅刀子依然沒入了白靈的背部,冰原狼發出無聲的嚎叫,灰風焦躁在旁邊繞著圈圈,跟他的主人一樣不知所措
  瓊恩幾乎像是他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切發生,好像那是一個夢,他人的夢。那個被壓在地上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他無力的躺在床上,白靈刖躺在房間裡的獸皮地毯上,背上的傷口已經被處理過了,呼吸平緩,似是受傷不重。刺鼻的藥草味道令瓊恩稍微回魂,手臂和臉上的瘀傷火辣辣的發痛,口舌乾燥,下意識的去舔嘗到了些許的血腥味,是自己咬破嘴唇還是被席恩打的?嘴角破掉、手臂瘀青而已,但這比在訓練時受的傷還要痛。


  閉上眼睛,瓊恩又回到神木林裡。他聞得到泥土的氣息,踩在落葉上的每一步都發出沙沙聲響。他看見席恩抱著兔子在向他招手,這一回羅柏和灰風都不在,只有他和席恩,還有那隻兔子。席恩變得好高好高,聽說自由城邦有一座雕像,泰坦巨人高舉殘劍直指雲端,瓊恩沒有親眼看過,但席恩肯定跟那個巨人一樣高,他必須要將頭抬高才能看得見席恩的臉。抱著兔子的他笑容跟平常不一樣,沒有嘲弄,更像是藏了一個秘密玩笑,輕柔的喚他過去。

  那樣的席恩.葛雷喬伊,瓊恩有多久沒看過了?愈是靠近席恩他就變得愈高大,要是不抬起頭,自己只能看見他的腿,穿著上好的靴子,席恩是個很注重打扮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是。席恩蹲下來,跟他平視,一手揪著兔子的雙耳,兔子掙扎發抖,那是獵人的手勢,你不能那樣揪著寵物的耳朵--牠不是你的獵物--話到了喉嚨卻發不出聲音,只有低鳴,瓊恩想伸手搶走那隻兔子,把身體往前傾更靠近席恩,什麼也沒有發生,在他眼前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覆蓋著雪白體毛的爪子,我失去了人類的手,長出了爪子,我不再是個人了,這一定會使凱特琳夫人很高興,瓊恩心想。

  席恩的大手覆上來,將他稍微推開一點,笑著告訴他不要著急。著急?著急什麼?席恩用空著的那隻手從腰間掏出剝皮小刀,小刀乾淨明亮,他總是將自己的工具保養得很好,比起劍術,席恩的弓箭耍得更好,這讓他更喜歡打獵,這活動使他感受到自己是比羅柏和瓊恩更優秀的存在,而良好的工具會讓他興致更好。

  陽光灑在小刀上,席恩在瓊恩面前揮舞那把小刀,閃爍刺眼的反光讓他瞇起眼睛,睜不開,他看不見席恩之後做的事情,席恩的笑聲在耳邊迴盪,但瓊恩聞得到,那是血的味道。

  睜開雙眼的時候像是夢遊驚醒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過了好一會才分辨出來這是自己的房間,視線所及之處是屬於自己的冰原狼,嘴角的血已經被洗掉了,受傷的地方毛被剃掉了,傷口上敷的藥發出的味道與自己身上不同,那是更怪異的味道,學士的聲音在耳邊浮現,他卻對談話內容一無所知。白靈睜開眼睛,亮紅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席恩掏出來攻擊白靈的那把刀子也是這個顏色,瓊恩感到一陣頭暈,席恩笑著揮舞著閃爍銀刀和亮紅血刀的影像交疊在一起,他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的。白靈爬起來,跟平常靈活的步法不同,緩慢走近瓊恩,舔舔他垂在床邊的手。

  瓊恩還聞得到那陣血味,那隻兔子的血味跟自己嘴裡的血混合在一起,是白靈吃了那隻兔子嗎?還是我?濃烈的腥臭在嘴裡擴散,混雜了席恩的氣味,雖然他從來沒聞過但他就是知道,那是來自遙遠海洋的氣味,有點像神木林裡的溫泉,散發著些許硫磺的味道,比廚房裡的鹽巴還要

  一隻海怪進到他嘴裡,張牙舞爪的攻擊瓊恩的內部,牠流血了,瓊恩也流血了,傷口裡充斥著海怪的怒火與嫉妒,黑暗的情感進到傷口,隨著血液,上升到他的腦海裡,進到他身體的每一處,瓊恩知道,這隻海怪會一直作亂,盤踞在他的大腦裡,破壞他的身體,直到他死去,那時候海怪會笑著吃掉他的屍體,一分不剩。

  他想抱住這隻海怪。
  你一定是瘋了才會這樣做,瓊恩這樣對自己說。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