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White 02 2017-08-24 冰與火之歌 留言:0

02 席恩

  自從席恩收下那隻兔子之後,勉強算是記住了隨手關門這個好習慣,以往他總是隨手將門推一下就算關上了,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關好,真的有好好關上門的時候只有兩種情況,一是偷偷將妓女帶進城堡的時候,二則是天氣特別冷,冷風將門吹得大開的時候,他才會勉強自己從溫暖的毛皮床上爬出來,連鞋子都顧不得穿上,氣鼓鼓的將門穩穩關上,減少房間裡的雪風後才又快速的鑽回被子裡。

  他只是個人質,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被偷走的,固然他還是能拿到錢,買一些好東西裝飾自己,但他知道要是僕人想偷東西,他的房間不會是首選。在臨冬城,全都是一些即使失去也不會有特殊感覺的東西,就算是穿在身上衣服,旁人的目光也像在告訴他,那是史塔克出於憐憫和同情而賜給他的衣服,直到他收下這隻兔子為止,在這個不屬於他的城堡裡,他才是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但那真的是他的東西嗎?

  一隻該死的兔子。
  史塔克給他的。

  不管怎樣,他都不希望失去這隻兔子,所以每次出入都特別注意兔子有沒有趁機跑出去,然後小心翼翼的關上門甚至上鎖,儘管不會有僕人主動來幫他收拾房間,但他還是將門鎖上了,不讓兔子有任何跑掉的機會。

  那隻一時意氣收下的兔子,不出幾天就讓席恩開始後悔了。席恩找來一個木盆,塞了一些乾草給兔子做窩,偏偏那隻兔子整個房間溜達就是不願意待在木盆裡,大部分時間不是在席恩的床上就是待在席恩的衣服上面。以往席恩要是胸前枕了東西,那必定是個女人,現在呢?在睡夢中感覺到身體受到壓迫,像是有人搬了一塊大石在他身上,醒來發現那隻蠢兔子正伏在他身上睡覺呢,一開始席恩還會生氣的對著這聽不人話的白雪球叫罵,多來幾次之後他在半醒狀態的情況下伸出一隻手摸索,摸到兔子了就將牠半撥半拉的弄到旁邊,再將手縮回被子裡繼續睡他的大頭覺。雖然後悔,但現在說不養了就有種認輸的感覺,席恩暫時也想不出來要怎麼在不影響羅柏對自己的評價的情況下棄養這小兔崽子(當然,瓊恩.雪諾那雜種也別想藉此找到話題攻擊他。)

  今天起床意外地,沒有重物壓在身上的感覺,席恩正想著這畜生怎麼終於學乖了,剛掀開被子準備下床,就看到那不應該在他床上的東西終於出現在他床上了。
  七層地獄啊!
  柔軟的毛皮被褥上有幾顆深棕色的小圓球,雖然沒有味道,但這幾天照顧下來,席恩非常清楚那是什麼,滿腔惱火的尋找那小混蛋去哪了,最後卻在一個從來沒看過牠待在裡面的地方發現了牠。

  就在那個鋪了乾草的木盆。

  席恩狠狠的瞪著著那團白雪球,白雪球一臉無辜的回望席恩,好像床上那幾球「傑作」與牠無關,對那絲毫不知情一樣。算了算了,反正這兔崽子也聽不懂人話。羅柏還說牠像白靈呢,到底哪裡像啊?羅柏真笨,白靈可比牠厲害多了,席恩敢說白靈絕對不會在瓊恩的床上方便。一想到瓊恩和他那條狗就更加不爽了。

  小聲的咒罵幾句,雖然他房間的位置離其他人較遠,離得最近的是瓊恩的房間,但這樣一來他更加不想讓瓊恩知道自己在房間對一隻兔子破口大罵,那太蠢了。

  他抓起自己的衣服,遲疑的嗅了嗅,一股兔騷味,但他不肯定這是心理補足還是真的連衣服上都是那兔子的味道。還是得穿上,席恩無奈的將衣服套上,就算真的有兔騷味也管不著了,他得去打水來擦乾淨那些髒東西。

  出門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一眼兔子,牠還在那木盆裡,伸長了脖子回看席恩。
  「回頭再收拾你。」席恩用力的指著那團白雪球,就算你裝無辜也一樣,才關上門。席恩還寧願羅柏給他一條狗呢,是指真正的狗,不是那些冰原狼,就連狗都知道怎麼照顧自己,不怕他們走丟,給他一隻兔子能幹嘛呢?除了看就沒別的作用了,也不能帶去打獵,而且有了這隻兔子也不好帶妓女回房間了。

  兔子就該在鍋裡煮湯,席恩走路時一直在想這個,直到腳下傳來一聲嗚咽。他踢到白靈了,小雜種養的狗,席恩一點歉意也沒有,但有點警戒的後退了一些,羅柏打獵時都會帶上灰風,他知道這些冰原狼的攻擊性有多強。「要不是你站在路中間我就不會踢到你了。」席恩對白靈那樣說,他在賭,賭狼仔們對狼仔的教育,灰風就相當聽話,賭白靈是否認得他。
  事實是,這並不是路中間,席恩就是在空空的廣場上踢到閒晃的白靈了。所幸現在時間尚早,天剛破曉,很多人都還沒起床工作,起了床的也都在做事前準備呢,沒人注意到這一幕。

  白靈雖然被踢到了--其實更偏向於撞到,但席恩也只是一般的行走速度,力度並不大,白靈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牠歪頭看著席恩,好像聞到什麼味道,人立起來前腿貼到席恩的身上。席恩被嚇一跳但稍微穩住重心,沒有往後跌倒,要是跌倒了就算沒人看到也夠丟臉的,他可不能怕瓊恩養的狼仔。白靈伸長了脖子去嗅嗅席恩,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席恩的臉。

  穩住,穩住,穩住……席恩在心裡默念,雖然冰原狼是野獸但牠們從來沒有無端攻擊過臨冬城的人,一定不會有事的。席恩面對白靈這種舔臉行為沒有出聲制止,比起冷靜面對更接近於被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無法反應,只是身體還維持著穩穩站立的姿勢。

  「白靈,過來。」瓊恩的聲音從旁竄出,席恩回過神來。白靈聽見瓊恩的時候才從席恩身上下來,跑到主人腳邊,舔了舔他的手。「叫你那條蠢狗別靠近我。」從呆然恢復過來的席恩,看到瓊恩出現就變得完全不怕了。

  瓊恩不會放任白靈攻擊自己的。他沒有察覺自己在這方面對瓊恩有著絕對的信任,當瓊恩出現時他就從受到驚嚇的小男孩變回平常驕傲自負的席恩.葛雷喬伊,連冰原狼都不放在眼裡,不過就是區區一條狗。席恩從井裡打了一桶水上來,白靈把頭伸進去喝水。他一把抓起白靈的頭,對他說:「別以為你主人在,我就不敢打你。」瓊恩急忙過去攔截,將白靈拖離--雖然白靈還沒長到尋常冰原狼的尺寸但也有普通野狼的大小了--席恩身邊。「他只是聞到那隻兔子的氣味有點興奮而已。」瓊恩摸了摸白靈的頭,叫他去別的地方玩,不要靠近席恩。白靈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跑開了一點又回頭看了看兩人,低著頭跑走了。

  席恩提起水桶,撇了撇嘴:「我才不管那條蠢狗在想什麼,再有下次我就宰了他。」瓊恩回應一些話,他沒有注意聽,思緒開始飄走,瓊恩這雜種在跟他說什麼一點也不重要。席恩自己知道不可以真的宰了白靈,瓊恩在場時不可能,不在場時就更加不可能了,他的劍術不差,可是以冰原狼作為對手就差遠了,即使勉強打死那頭野獸自己也會在途中被咬傷,也許我可以從遠處將他射死,這樣就不會被咬到了,席恩走回房間的時候盡是想著怎麼能教訓白靈而不會被羅柏責怪。他拿著水桶回到房間,看了看兔子,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床。腦海飛過一個非常棒的方法。

  兔子生來就是被吃的。

  席恩關上門,拿出平常處理獵物的工具套組,小刀保養得很好,昨天才剛磨過,他能透過刀面反射看見自己的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