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White 01 2017-08-24 冰與火之歌 留言:0

簡介:羅柏給席恩送了一份禮物
CP:無
主要角色:席恩

起初這個梗只是個搞笑漫畫用的,寫成小說之後變得不是那麼歡樂,說是友情向嗎也不是,就是席恩和瓊恩各自的糾結
最近才開始寫小說基本上沒什麼美感就是簡單粗暴的將自己想到的東西寫出來

=
01 席恩

  席恩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享受性事後的餘韻,暫時還沒有穿上衣服的打算。羅絲下床坐在鏡子前整理頭髮,席恩從後頸慢慢遊移到下方圓潤的臂部。離晚餐還有時間,他猶豫著現在要不要再來一發。

  「席恩?」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是羅柏。「我可以進來嗎?」
席恩出聲招呼羅柏進來,開門看見的景像讓羅柏頓了一下,他閃身進房後關上門,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最後將視線定在席恩的臉上。

  「你知道不該帶她進城堡的。還有……穿上衣服。」羅柏沒好氣的看著席恩。
席恩眼睛半瞇起來,露出招牌笑容:「好的,史塔克大人。下次不敢了。」他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繼續躺著,完全沒打算照羅柏說的去做。雖然兩人都沒有對羅絲說些什麼,甚至似乎忘記她還在這裡。她自然知道自己不該再待在這裡,利索的撿起衣服穿上,無聲的出去了。

  看他好一會都不再動作,羅柏撿起席恩的上衣丟到他身上說道:「再不穿上我就將褲子丟窗戶外面了。」席恩不怕,這裡是他的房間,褲子要多少有多少,但他還是在羅柏真正生氣之前將衣服穿起來了。他沒有在男人面前裸露身體的興趣,在羅柏進來後故意維持裸露狀態,甚至無視他的話拒絕穿上衣服,只是想逗這個比他小幾歲的史塔克長子,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都快要成年了,卻連女人的裸體都不敢看,根本還是個還沒發育的小鬼嘛,該不會還是個處男吧。席恩穿上褲子後隨便的套了件上衣就算自己穿好了,又躺回床上,這才注意到羅柏手裡提著一個麻袋,麻袋還動了動,似乎是裝了活物。

  羅柏把麻繩解開,將袋子裡的東西倒出來,一道白影滾到席恩的腹部上,是隻兔子。這兔子跟尋常野兔不同,通體雪白,眼睛紅得像血一樣,牠嗅了嗅席恩,就地躺在他的小腹上,將腿伸展開來,完全不認為自己會有危險。牠這麼一躺,除非將牠提起來,否則席恩就不能再改變姿勢了。「這是什麼鬼?」他問羅柏,也不知道要不要先摸一下這團白雪球。

  羅柏坐上席恩的床沿,摸了摸那隻白兔,尋思了好一會才開口:「我們之前找到的小冰原狼……」席恩聽到這裡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並對此嗤之以鼻,打斷了羅柏:「我知道我不是史塔克家的人,我不需要狼仔。」

  「我…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今天打獵的時候找到這個,想著你可能會喜歡。」羅柏露出窘迫的表情,又吞吞吐吐的說:「……我有試著去找,但沒有發現其他冰原狼……」

  「我怎麼就喜歡兔子了?女人才喜歡兔子。」哼,兔子除了被煮來吃還能有什麼用?羅柏將他當成小女生嗎?

  羅柏刷的站起來,又撲到席恩身上作勢要打他,喊道:「森林裡可沒有海怪幼仔等我去撿!」席恩用手架住羅柏,反身將他壓在床上。原本在腹上的兔子順勢一滾,跳到床下,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待著。兩個人在床上扭打,雖然席恩年長幾歲,但是體格發展卻不如羅柏,他不管吃了多少肉、做了同樣的訓練依然纖瘦,雖有足夠的力量拉弓揮劍,卻沒有明顯的變壯,而羅柏目前還是比席恩矮,體格卻是比他壯了不止一點,三兩下就將席恩制住。

  席恩右手被羅柏鉗住,反於背上,他被逼趴在床上,有一半臉孔深陷於枕頭之中。羅柏騎在他身上,聽見他裝模作樣的喊痛才放開手來。羅柏下床走到角落,將兔子提起來,打算裝回麻袋裡帶走:「瓊恩還覺得這和白靈有點像呢,要是你不要我就拿去給廚房了。」

  聽見羅柏這樣這樣說,席恩又不樂意了。他一手將麻袋拍掉:「都給我了還想拿走?史塔克可不能出爾反爾。」羅柏做了個鬼臉,將兔子塞到席恩懷裡。

  接到兔子的時候想到了當初抱起小冰原狼的情景,最後那些狼沒有一隻是屬於他的。他不是史塔克家的人,他很清楚,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當他看見每個史塔克家的孩子,甚至那個私生子混蛋都有一條狼相伴的時候,他能感到些微刺痛,光是看著他們跟那些狼仔走在一起的景像就足夠使他打從內心的發冷。

  席恩.葛雷喬伊不屬於史塔克。
  他是海怪,不是他媽的狼仔。

  他揮開那些令人不悅的回憶,將兔子半摔半放的弄到床上。
「因為是你送的,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吧,史塔克大人。這可跟瓊恩.雪諾那隻該死的狗沒什麼關係。」一反平日的笑臉,席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後半句話。

  他跟瓊恩.雪諾不一樣。
  葛雷喬伊家的正統繼承人和史塔克私生子不可比較。

  席恩是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討厭瓊恩的,這兩個人為什麼會交惡,羅柏一直沒搞清楚,他身為長子,需要學習的東西比這兩人多,沒有太多時間注意兄弟間的感情變化,加上天性使然,好幾次都以為只是兄弟間的小情緒,當他終於發現兩個人互相厭惡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他一直嘗試解開兩個人的心結,想讓兩個人像小時候一樣要好,但總是不成功。

  「我只是想讓你高興。」
  他拍拍席恩的肩膀,離開了房間。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